李先梓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0月23日02版)
  近日,有學生反映,東莞市輕工業學校對疊被子非常看重,如果有學生沒有把被子疊成“豆腐塊”就要受到體罰。每天中午烈日下,上百名學生頭頂棉被在宿舍與圖書館之間來回穿梭,在宿舍樓下,十幾個學生頭頂棉被做深蹲、俯卧撐、蛙跳等。該校校長陳克虎表示:“教育一定要有適當的懲罰,教育如果沒有適當的懲罰就不叫教育。”(《廣州日報》10月22日)
  關於懲罰教育,蘇聯教育家馬卡連柯有過這樣的著名論斷:合理的懲罰制度不僅是合法的,而且也是必要的……適當的懲罰,不僅是一個教育者的權利,也是一個教育者的義務。看來陳校長說的那句話,是從馬卡連柯的論斷中引申出來的,但他的後一句“教育如果沒有適當的懲罰就不叫教育”顯然失之偏頗。現代教育體系具有綜合性,強調要因材施教,不同的教育環節採取不同的教育方式,只要能達成教育目的就行,豈能非懲罰不可?
  且不論該校要求學生把被子疊成“豆腐塊”有著怎樣重要的教育意義,要求學生在烈日下頭頂被子做深蹲、俯卧撐、蛙跳就明顯不屬於“適當的懲罰”,而是更傾向於體罰了。在懲罰教育和體罰之間,其實有著明確界限,這界限就是馬卡連柯所強調的合理性和適當性,即,要讓學生在接受懲罰的過程中受到深刻的教育,從而更有利於達成教育目的。鑒於此,懲罰教育必然不能損及學生的身心健康,必然能夠觸動學生的靈魂,而不是讓學生在懲罰中受到身體的傷害和精神上的屈辱。
  很多人對美國前總統林肯在幼年時所受到的懲罰教育贊嘆不已:林肯十二歲時曾打碎別人家的玻璃,他的老師傑克對林肯的行為不是聽之任之,也不是簡單地指責,而是借他15美元賠償受害者,並要求林肯一年之內一定還他錢。林肯為償還老師的債,拼命地打工,最終還清了債。傑克老師的懲罰非常高明:他讓小林肯在不知不覺中學會了承擔,學會了負責。
  然而,我們的一些所謂的懲罰教育行為,其實就是粗暴的體罰,甚至只要一提懲罰教育,立即就想到讓學生做俯卧撐和蛙跳。可是,這樣的“懲罰教育”,讓學生在接受懲罰的過程中心懷怨尤和牢騷滿腹,其教育意義究竟體現在哪裡?教育與簡單粗暴從來是不相容的,懲罰教育更該把握好度。  (原標題:懲罰教育不是體罰和羞辱)
創作者介紹

香港回歸

zu97zuux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